Acephalous

电脑版
提示:原网页已由神马搜索转码, 内容由acephalous.lofter.com提供.

[不要误会]现实向 郑世云X林煐岷

1

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喜欢上了一个比自己还要温柔的人。

看他就算比自己岁数来得小也能够把组里的每一个人照顾妥当,看他在弟弟们打闹的时候站在一旁笑得一脸温馨,看他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还会到B班的练习室里跳舞、打扫。林煐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看到了这么多别人似乎都看不到的郑世云。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也许是分到B班寝室的第一天:“你好,我是Starship的郑世云,也是从釜山来的。”林煐岷看着对方有一些些下垂的眼角,略显疲惫的细纹上方是明亮的神情,还有虽然带着黑色耳钉却微微泛粉的耳垂,愣神得差点忘记回握他的手——连手掌的温度都是温暖得恰到好处的。

啊,大概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吧。

“煐岷哥,这个部分好像处理不太好呢。”
“煐岷哥唱歌真的很好听啊,除了rap之外好像也都能做的很好呢。”
“煐岷哥......”

“煐岷哥恭喜你升到A班啊。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做到的。”
林煐岷不好意思的把额前的碎发拨乱又理顺。升到A班好像真的很开心,可是心底里那种酸酸的感觉又是什么?他直直地盯着眼前那个笑得眯起眼睛的人,终究还是跟着一起咧开了嘴。
“煐岷哥笑得露出牙齿来的时候,真的很像羊驼诶。”这是他离开B班练习室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你自己瞪着圆圆的眼睛,还不是真的很像波妞。”他悄悄地回嘴,心里想的却是:
我们一定要再一起练习啊,郑世云。

契机来得似乎比想象的更快。同组有互相陪伴了很久的东贤,有活跃气氛的忙内和健太,还有那当中依旧是笑得满脸温柔的郑世云,林煐岷忽然觉得一阵莫名的安心。所以即使是辅导组员、整理动线到极度疲惫的时候,想起那个人安静地在一旁关心自己或是关心别人的样子,好像都能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
“什么啊,真是个不错的朋友吧。”林煐岷在群舞开始之际,看着前面那个不算宽实却很安定的背影,眼底的最后一丝顾虑最终也逸散了。

什么时候不再把对方当成朋友的呢?后来的后来,林煐岷追忆起那100天的点点滴滴,艰难地开口:“大概是position评价的时候吧,那个问题性的《玩火》舞台。”说完不好意思地拨了拨微卷的刘海。

至今回想起来,还是很脸红心跳啊。平日里软软的郑世云,穿着恰到好处勾勒出身型的白色衬衫,装作不经意地拨弄吉他,还有那根暗红色的天鹅绒带子,跟着台上那人晃动的节奏,在腰肢附近也一起似有若无地飘动着。
那根该死的红绳,好像真能点起火似的。
待机室里的练习生都在惊叹同社李大辉妖精般吹开纸花的ment,林煐岷看着这个特写,脑海中却全是彩排时看到的郑世云,那修长的手指点在嘴唇上的样子。想起他的手是如何离开一双薄唇,又勾起来在耳边轻挑的划过,最后沿着麦克风的支架慢慢地向下滑去。明明还是春夏交替的天气,林煐岷却顿时口干舌燥,心也躁动不安起来。
自己明明是不怕热的人啊,怎么今天好像一直在出汗呢?

2

林煐岷一直觉得自己算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独自一人来到首尔,努力到了快看不见未来的时候进入了现在的所属社,和同社的弟弟相处没多久便出演了话题中心的选拔战,三次评价下来成绩都不算太差,在几次剪辑之后人气更是一路高涨。好像一切都有点太顺利了。
所以出事的时候,林煐岷的第一个反应竟是:啊,原来我也不是真的被上天格外眷顾啊。
第二个反应:所以这么多年的努力,好像真的没有用啊。

一整天了大家都找不到林煐岷。金钟铉让邕圣祐替自己盯着大家练习,自己在建筑里东奔西走,猜想那个181cm大个子可能的去处,不注意的时候,脚步已经停在了Oh Little Girl的练习室门口。也对,同社的李大辉和朴佑镇都急得不知所措,此时能求助的大概也只有,众所周知和林煐岷亲近而又出了名的处变不惊的郑世云了吧。金钟铉还没来得及拉开门,郑世云就冲了出来。
“哥,你在找煐岷哥吗?”金钟铉好像看到了眼前那人额前凌乱的碎发上的汗滴,可练习室里的其他人又像是还在为期不算短的休息当中。
“对,你知道他或许会去哪里吗?”
郑世云先是沉默地低下双眸,而后又用一种说不出的神情回复道:“哥先回去吧,我去找他。”然后就自顾自地跑开了。

其实郑世云也不知道林煐岷躲在哪里。他们只是好朋友,又不是真的心灵相通到这个地步,所以郑世云只是下意识地走到了他以前和林煐岷一起看过日出的那个天台。
小组对决的时候,林煐岷虽然不是队长,担的责任却一点不少。被老师批评的那天晚上,林煐岷一个人在宿舍里翻来覆去睡不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动线,还有白天组员们撞到一起的场景。他蹑手蹑脚地下床,想要去练习室再折腾自己一晚,却不想被同样没睡的郑世云逮个正着。
“你别想自己一个人偷偷去练习。”此刻的郑世云又似乎一点都不温柔。
你为什么也没睡。林煐岷这样想着,不留神地已经被郑世云拉出了寝室。
两个人坐在天台上,明明是很空旷的地方,却偏偏紧挨着缩在角落里。林煐岷大概还沉浸在许多繁杂的思绪中,恍惚间才听到郑世云开口:“煐岷哥为什么总是要一个人辛苦呢?”
“我不是编舞吗?我多辛苦点也是应该的啊。”
“不对。现在是小组评价,我们是一个组。”郑世云的语气有些生硬,“组员之间的烦恼也应该是公平、均等的才对。”
“什么啊,”林煐岷忽然就笑了,露出的牙齿在夜色中也白净得瞩目,“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很不会安慰人。”
“不要误会,我原来就有这样的想法,不是说这些话可以安慰你。”郑世云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眼角也泛上了几丝笑意。“看,马上太阳都要升起来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3

“你果然在这里。偷偷一个人躲起来难过,就以为永远不会有人找到你吗?”
林煐岷慌忙擦干净脸上的眼泪,站起身来对上郑世云的笑脸。还是一脸的温柔。“你都看到了吧,网上关于我的那堆破事。”
“你怕我相信吗?”郑世云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也不等林煐岷回答就自己说下去,”我不是说过吗,不要总是一个人辛苦。”
“你不是说,那是小组评价吗?现在不一样,这些事好像只能我一个人承担了。”郑世云看着林煐岷轻声说话时眨了眨眼睛,忽地一下头脑发热,抱住了眼前这个比自己还高出一截的哥哥。

什么啊,明明是自己说让我不要误会,现在像哄小孩一样,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我的头发又算什么?林煐岷有些气结,他听见自己说:“谢谢你,郑世云。”
我喜欢你,郑世云。
“一个人呆着真的不会更好,如果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至少不要躲开我吧,煐岷哥。”郑世云感受着埋在颈窝的人,松口气又继续说,“我虽然和煐岷哥认识不算久,但我已经知道了煐岷哥的为人,也知道了煐岷哥其实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有多脆弱。可是煐岷哥是什么都能做好的人,所以一定不能有脆弱的时候。”
“让我一直陪着哥吧。”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林煐岷闭上眼,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拥抱当中。罢了,至少现在不要放开他,自己好像真的很需要这个拥抱啊。

两个人依旧挤在原来的那个角落等太阳升起,空气中的沉默在此时此刻显得多少有一些氤氲的暧昧。“你知道吗,其实kpopstar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林煐岷缓缓开口,“当时我就心想,那么有才气的一个人,写出的歌词那么能够直击心灵的一个人,被淘汰后该有多不舍啊。谁能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你,竟然是作为偶像练习生。”
“煐岷哥现在是在为我打抱不平吗?”
“你真的没有不甘心过吗?明明靠一把吉他就能把故事讲好,现在却要练习跳舞,要在这么多摄像机面前努力变得有趣和讨人喜欢,不累吗?”
“当然累啊。”郑世云没有再说下去,平日里云淡风轻的脸上此刻依旧看不出任何变化。但是林煐岷感受到了,即使是在四周都寂静着的夜色当中他也能感受到,身旁那个人心底的执着也在翻涌着。
郑世云的歌词总是源于生活,从最开始那个17岁少年对生活的思考,到现在,生活终于把他打磨成这个世界想要的样子。这不是他想要的,林煐岷想,也不是我想要的。

“世云啊,你认为我们可以一起出道吗?”
“这不是我在参加这个节目时思考的问题,我想煐岷哥现在也不再这么想了。出不出道,是不是在这里出道,这么多剧情里总免不了有快乐和悲伤,所以不如好好撑下去。我的想法呢,就是能再多几次机会站在舞台上就好,至少这是我喜欢的。”
还有呢?林煐岷想,和我在一起的这个瞬间,是你喜欢的吗。
模糊之间,他似乎把这些想法说出了口,又好像没有。身边的郑世云倒是一如既往地笑着问:“哥你记得我们初次见面那天我唱的歌吗?”
“不记得的话,就在这里唱给煐岷哥听吧。”
不要误会,这是原来就有的。
不要误会,我郑世云原来就是这样的人。
“哥觉得这首歌,写的到底是不舍得把真心说出口的人,还是把对别人好当成习惯的人呢?”
林煐岷忽然不愿意看到太阳升起,他希望这个晚上能够再长一点,他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去回答这个问题。

4

那之后他们的交集无形之中减少了许多,虽然一起进入了最后一轮直播,却因为不同的分组而没什么机会说上一句话。林煐岷觉得也没什么,这样反而更自然:他不知道和郑世云独处时自己该说些什么是真的。
总决赛结束的那个晚上,大家很晚才各自散去。林煐岷在摄像机看不到的地方放肆地哭了一场,心头有失望,有对舞台的不舍,有这么多天隐忍的压力。思绪的末端,他看到了郑世云和自己,还是在那个天台上,郑世云依旧在对他笑得温柔,他却无论如何触碰不到他的手。

其实他料想到了自己的结局,料想到了自己和郑世云的结局,但他没有想过再远一点的未来他们两人会是怎样的。兴许是他不愿意去想。
比赛结束的后几天他回到熟悉的宿舍,陪伴了几天的家人,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也抽空看了Starshipz的直播。他看着屏幕里的郑世云,熟练地说着准备好的台词,害羞地跳准备好的舞蹈,突然一下子觉得很陌生。郑世云不该是这样。
我的少年,那个17岁的釜山男孩,不该是这样。

林煐岷当然也有在隔天晚上通过各种渠道观看郑世云和公司前辈们的live。至少他开口唱歌的时候,还能找回一些对方以前的影子。直到郑世云唱自作曲的环节,还是那首《不要误会》。
林煐岷忽然就想起了更多的事。

决赛那天晚上,安慰完自己又偷偷抹掉眼泪的郑世云。
宣布12名时,安静地说着感言同时也不忘记对台下粉丝微笑的郑世云。
彩排时站在摄像机前,对自己说加油的郑世云。
举着摄像机来串门,在一群弟弟面前东倒西歪躺下拍摄自己的郑世云。
穿着牛仔外套眨眼的郑世云。
在舞台上弹吉他的郑世云。
总是出现在自己身旁的郑世云。
第一天见到的郑世云。还有第一句:“煐岷哥。”

其实郑世云早就暗示着自己的答案。嘴上说着“这是我一贯都有的想法”,但在不和林煐岷同组的时候,郑世云其实更习惯一个人照顾哥哥弟弟,一个人承担所有人的情绪。他是对所有人都很温柔,但那是因为他知道林煐岷和自己站在一起。
郑世云害怕林煐岷是因为依赖自己而产生的感情,他是害怕林煐岷误会,误会了郑世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不是一个每分每秒都很温柔的人,更不是对什么事都波澜不惊的人,但他也不再是以前那个执着于自己的生活的人。

而这是因为林煐岷。林煐岷看穿了他的保护色,这使他慌张,却也使他欣喜。
但是林煐岷明白了吗?

终映演唱会上,林煐岷在最后的舞台上不自觉地寻找着那个身影。那是他几年前就开始追寻的身影,是他在produce101当中从不曾放开的身影。
以后也不会了。
林煐岷拨开蹦蹦跳跳的练习生们,一把抱住郑世云:
“不要误会,我本来就喜欢你。”
“以后更多的日子里,我们也要在一起。”

---------------the end---------------

写了一些我自己理解的郑世云和林煐岷的故事
切勿上升真人

希望生活能更温柔地对待他们
云驼云玩家never毕业

以上。